想要挣扎着爬起来,雕一个刚柔兼备的女子,掏心掏肺地爱她,被她踩在脚下又捡起来,然后被紧拥进一个温暖柔软的怀抱。

我爱你,我喜欢你,你怎样对我都可以,唯一不要做的事仅仅是离开我。你不要走你不要走,你不能离开我的视线,没了你我的心房就是空的,手脚就是冰冷的,眼神也是黯淡的。

我朝你大叫,朝你哭喊,你打我一巴掌,又踢我一脚,再带我去热气蒸腾的浴室。热水打湿我们两个,我哭了,你轻轻吻我,温热的手和热水一起抚摸我脸上和身上的伤口,红唇亲吻我轻薄的嘴。

你只要轻轻说一句“我会一直在你身边”,我就会融化在你的怀里。

「いかないで」

前辈朱唇红润,不知哪一天就会跟心上人出去约会。

见笑,是一年前写的东西。

你说这世间那么多人想活下去却又有那么多人急着去死,这双方矛盾重重却对己而言合理无比,不知是他愚蠢还是他理智。

讲道理我不是善人,心慈手软更是别人的玩笑话,治伤的前提是伤人,同行看了指不定张嘴哈哈大笑,两行清泪一抹道"与谢野你不配做医"。

我不觊觎爱情,也不急于向他人解释误会和八卦。世上万事顺其自然便是最妙,生疏地支支吾吾艰涩辩解才最可笑。

不枉我懂事以来断了诸多杂念,看见人间生生死死没个定数,或黑或白的灵魂都会流出赤红的鲜血;他们互相厮杀互相欺骗,你瞒我瞒瞒出个新世界,是非黑白颠来倒去、魑魅魍魉横行霸道,正义的人呕了血,邪崇恶鬼也呕了血。

你要知道...

在对方没有触碰任何法律但引起不适时,做不了挣扎,只能惩罚自己。

拖延症末期,可能明天就会死于盐分饱和。


非文章的东西请不要看太久我会害羞……。

谢谢合作!

“她是雨里更为浓稠的水雾,紫色的,古怪又像精灵。我不曾如此夸赞一个女性,除却亲情与少有的异性间友情,她是唯一。”
“安静地出现,突然开口以示存在,又缓慢转身离去,调皮到顽劣,令人窝火。她轻飘飘的,整个人就如她胸前的雄伟光景一般晃荡;但她又稳定,她的难以捉摸是稳定的。”

瓶颈期练习十五题。

sula:

马克


鹤汀凫渚。:



好久之前做的了,放出来存一下。

在不写出关键字的情况下完成以下场景描写。
物理和感官意味上都可以。



1.在不提及「孤独」「单独」等词的情况下,描写孤独。
2.在不提及「安静」「静谧」等词的情况下,描写安静。
3.在不提及「耀眼」「灼目」等词的情况下,描写万众瞩目。
4.在不提及「悲剧」「惨烈」等词的情况下,描写悲剧。
5.在不提及「冰冷」「寒意」等词的情况下,描写寒冷。




场景命题/事件写作。



6.描写没有流血和战争的革命。
7.描写至交渐渐陌路

外面有雨,淅淅沥沥。我应该平躺在床上,头和身子都位于同一条最靠近窗子的水平线上,什么都在想,又什么都没想。你安静地凑过来啄吻我,我也安静地微微抬高头部回吻。然后加深,然后呼吸也变得深重。我把你推回床上,进行由我主导的事。亲吻你大腿内侧时念着雨宫什么什么莲,还有Joker之类不知所谓的词汇。安安静静地听着雨声和你隐忍的喘息,实在是在这个雨天最有乐趣的事。

勒布朗真是个好地方,阁楼更好,味道和气氛都恰如其分。迷糊地叫着我的名字的你更是有趣。鼻腔满是下雨的土腥味、店里的咖啡与咖喱味、刚用过的两人身上都有的沐浴露味和体液味。

我张大了嘴,吼不出声,哭不出来,液体从别的通道流经腔体梗在咽喉。她的持续发力终究没有效果,我半个身子陷在令人嫌恶的泥巴里,手臂伸出地平线在空中飞舞。我不是蝴蝶,她却是神明,身边花团锦簇,有着温柔天使的拥簇,温和的笑容是恒温38度,是两人凑近时脸红的温度,是最炽热的血液的温度。她发热,她发光,光拧成绳索向下探,离我指尖只有一厘米,我够不到,我哭我叫,她听不见,她跳她笑。于是她越来越远,乘着天使振翅的风,就这样飞到天边,我再也看不见了。

©エムカりく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