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在

东京,大阪,札幌,京都,函馆

的民宿里

同你接个晚安吻

再互相说句

おやすみ

不知道起床可以干什么,明明有好多事要做。

干脆溺死在这暧昧里。

好好拿着这把刀,我用心口朝你撞过去。

我好累,我好菜,我是一棵蔫了的白菜。

我想活在你的梦里。

她笑啊笑啊,我看她嘴也不是,看她鼻子也不是,看她双眼更觉得害羞。我不知道她知不知道,她也想知道我的想法。彼此试探彼此琢磨,互相演戏。

真神奇,什么时候我成为了这种演员,明明话都说不利索。

一定是因为,非要把两人间暧昧的一切都要塞进偶尔如诗、偶尔俗套的字句里,才让人总是淹没在一种不安定的情绪里。

像是在蹦蹦床上弹跳,无处落脚,碰到弹力面又飞走了。

“如果你亲眼看见我泛红的面颊,会凑上来吮吻我带着酒味的唇瓣吗?”

她强大又温柔,本该得到更好的,可以被孩子和丈夫温柔相待,不用日夜操劳独自入眠。上天真是不公平,为什么要相信命运呢。

©エムカりく / Powered by LOFTER